×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仲裁公告

张青诉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劳动报酬争议案裁决书

2019-07-05 来源:刘剑
【字体:

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连劳人仲案字〔2019〕第350号

申请人张青

被申请人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住所地连云港市海州区幸福路161号;连云港市海州区海连中路41号。

法定代表人施辉,该医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范晓莉,该医院人力资源处科员。

委托代理人徐道波,江苏云台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由:劳动报酬争议

申请人张青诉被申请人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劳动报酬争议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独任仲裁,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张青、被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徐道波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2009年8月至2018年11月18日在被申请人处工作。申请人离职时,被申请人还拖欠2012年4个月的绩效工资,被申请人处的其他退休人员均已领取相关绩效工资,申请人多次联系给付但未果。现请求:发放2012年拖欠的绩效工资10000元(2012年5月至8月,庭审中变更该期间为2012年4月至7月)

申请人为证明其主张,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录音2段(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处人事乔某及申请人与其原科室负责人王某),证明:(1)被申请人拖欠申请人2012年4个月绩效工资,被申请人同意发放,但无确定的发放时间;(2)在申请人不同意调解的情况下,对方则称被申请人亏损,不存在绩效工资,还表示即使有,也过了时效,申请人无追诉权。(3)2012年后被申请人处退休的所有人员,被申请人都以奖金形式发放了这几个月绩效工资。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于2009年8月与被申请人建立劳动关系,从事护理工作。2011年8月1日,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无固定期《全日制劳动合同书》,约定申请人从事护理工作,根据申请人的工作岗位确定其每月工资为1030元。2018年11月,申请人主动提出辞职,双方劳动关系解除。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被申请人已经如数支付了申请人的全部劳动报酬,并未欠付申请人的任何工资奖金。申请人宣称被申请人拖欠其2012年4个月的奖金没有依据。2012年4月至7月,被申请人因管理原因导致单位连续亏损,该4个月全院均无奖金发放,不存在拖欠奖金一事。二、本案已经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申请人在申请书中所称的被申请人没有发放2012年4个月奖金,这不是所谓的拖欠工资问题,如果有绩效工资没有发放应该是克扣工资问题,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规定,克扣工资争议的仲裁时效为1年,从2012年7月起到申请人申请仲裁,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申请人从没有向被申请人主张过权利,即便被申请人克扣申请人的绩效工资,申请人也已丧失了胜诉权。综上,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被申请人为证明其主张,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1.全日制劳动合同书,证明:(1)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存在劳动关系,且是无固定期限;(2)劳动合同约定按照被申请人依法制定规章制度的工资分配办法确定,根据申请人的工作岗位,确定其岗位工资为每月1030元,岗位工资已经发放,被申请人2012年并未制定关于绩效工资发放的任何规章制度。

2.2012年4月-7月会计报表,证明被申请人2012年4月-7月亏损,绩效是以单位盈利为前提的,由于该4个月被申请人处于整体亏损,被申请人决定不发放该4个月绩效,整个单位都未发放绩效,故不存在拖欠绩效工资。

经质证,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被申请人表示:(1)该两段录音录制时间均是在2019年5月,是在1年仲裁时效后录制,恰恰证明在时效内申请人未主张过。(2)录音中乔某并未承诺拖欠申请人绩效工资事宜,乔某称“2012年被申请人困难,工资都难发出,哪还谈得上绩效”,2012年4-7月,被申请人没有发放绩效,没有发放绩效,就谈不上克扣和拖欠。(3)对于被申请人的绩效是否发放不是护理部及人力资源部所决定的,需要被申请人党委会讨论决定,被申请人党委会从未谈论过要将2012年4个月没有发放的绩效再补发,该举证责任在于申请人,申请人未举证。(4)乔某说的退休人员奖励不是补2012年4个月所谓拖欠奖励,退休人员是在被申请人处工作时间长,退休时候给予的奖励;护理部不是职能部门,王某无权证明被申请人拖欠或者克扣申请人绩效工资的事实,且王某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因为涉及整个职工绩效工资发放关系,王某与申请人都是被申请人处职工,利益一致。综上,这2段录音不能达到申请人的证明目的。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供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1申请人的绩效工资只有主张的4个月没有发放,其他每月都已经收到,与被申请人称“2012年被申请人未制定关于绩效发放的任何规章制度。”自相矛盾。绩效是5个月后发放,绩效工资分配是由护士长按照护士等级、职能二次分配,发放绩效工资是以申请人所在科室收入支出盈利前提下分配的,申请人主张的绩效工资由科室负责人王某在录音中明确表示为申请人核算过,且到财务处核账后金额为6000多元,具体金额已记不清。(2)2012年4个月绩效工资,被申请人称需要医院党委会决定,并称一直在研究,事实是根本没有在会议中商谈该事情,不说发或者不发,而是一直在敷衍申请人,是在拖时效。被申请人一直以申请人超过时效为由,不承认申请人的绩效工资。对证据2中的印章无异议,真实性无法确认,证明目的有异议。申请人表示其原工作岗位的护士长确实接到二次分配的额度、也承认为申请人分配过这个额度,且在财务处有4个月的底根。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意见,本委对申请人提供的录音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但因申请人与乔某的录音中无直接内容显示申请人的证明目的,也无法推导出申请人的证明目的,故对申请人与乔某的录音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定。因申请人主张的绩效工资与录音对象王某有利益关系,故本委对申请人与王某的录音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定。本委对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2加盖有主管局连云港市卫生局的规划财务处印章,且已提供原件核对,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本委查明:申请人2009年8月至2018年11月18日在被申请人处从事护理工作。双方签订的最后一期劳动合同为自2011年8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该合同约定申请人的岗位工资为1030元,该岗位工资已按时足额发放。申请人2012年4月前和2012年7月后的绩效工资都已经领取。2012年4月至7月,被申请人的每月当期结余数均为负值,被申请人未向包括申请人在内的员工发放该期间的绩效工资。申请人主张的2012年4月至7月绩效工资系其估算数额,无计算依据。

另查明,申请人2019年4月19日至本委申请劳动仲裁。申请人主张的绩效工资无时效中断或中止情形。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相关书证等证据证明。

本委认为: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申请人2012年4月前及2012年7月后的绩效工资都已实际领取,故即便存在申请人所称的绩效工资未发放的情形,申请人也应当早在2012年就知道其权利被侵害,而申请人2019年4月才申请仲裁主张该权利,且又无时效中断或中止情形,故对于被申请人提出的时效抗辩,本委予以采信。因此,对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因已超过仲裁时效,本委不再审查。

本案经调解不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对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本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劳动者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本裁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申请人逾期不起诉的,仲裁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仲裁员:周平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陆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