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 仲裁公告

赵乙桦诉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赔偿金争议案裁决书(2)

2017-12-22 来源:刘剑
【字体:

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连劳人仲案字〔2017〕第605-2

申请人赵乙桦

委托代理人徐进忠、李海宁,江苏云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一大街79号泰达MSD-CC126-27层。

法定代表人Ondrej Frydrych,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建强,江苏苍梧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由:赔偿金争议

申请人赵乙桦诉被申请人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简称捷信公司)赔偿金争议案,本委受理后,依法指定独任仲裁员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赵乙桦及其委托代理人徐进忠、被申请人捷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建强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赵乙桦诉称:20155月,其至被申请人处工作,并签订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期满后未续签。20171017日,被申请人告知申请人已将其辞退、以后不用前来上班,后被申请人将申请人的工作账号及邮箱封闭、不允许申请人使用。现请求:1、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2500元(10500/月×2.5月×2倍);2、支付20165月至20174月未签订劳动合同第二倍工资115500元。

被申请人捷信公司辩称:1、关于二倍工资,2015512日,双方签订三年期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8512日,申请人的该请求无事实依据。2、关于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申请人严重违反管理制度,自2017118日至当月10日连续三天未执行捷信公司安排接受返岗再培训考核,系旷工行为,根据捷信公司《员工手册》第4.4.1条规定,连续旷工三天属严重违纪行为,用人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且无需支付经济补偿。因此,捷信公司于20171113日通过快递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至申请人在《劳动合同》中确认的地址,申请人于16日签收了该通知书,该通知书内容有双方劳动合同于20171031日解除。捷信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所依据的事实及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该赔偿金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本委查明,2015512日,申请人与捷信公司签订自该日起至2018512止的劳动合同,约定捷信公司聘用申请人担任初级销售代表、工作地点为连云港市等。201710月中旬,捷信公司连云港区域负责人朱永超按其上级张孝杰所指示的“通知赵乙桦,让他离职”,通过微信通知申请人不再前来工作、将申请人从工作大群中踢除等,并对申请人所提出的该月工资需领取回复称工资结算至当月月底等。当月30日,申请人就其工作ID号被冻结原因通过电话询问朱永超,朱永超未置可否、回复即将最后一天等,并转述其上级意见即申请人可不离职但需降职、每天来办公室报到、月工资1000余元等。201711月上旬,朱永超通过微信向申请人发送标题为旷工通知及返岗参加再培训通知的文档。捷信公司所提交的书面的旷工通知内容有申请人自2017111日起至今未再上班、已连续旷工8日、要求申请人于1113日报到并授受工作安排、如拒绝报到将按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予以处理等;所提交的书面的返岗参加再培训通知内容有要求申请人参加2017118日至当月10日的培训、否则将处理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等。申请人未再前去捷信公司工作或参加培训。20171110日,捷信公司对申请人作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内容有申请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公司决定自20171031日起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等,捷信公司通过邮寄方式已向申请人送达该通知书。

另查明,对于申请人所主张的201611月至201710月期间的月均工资数额10500元,被申请人无异议。对于本委庭审中就张孝杰指示朱永超通知申请人离职的原因问题询问,捷信公司未予正面回答、陈述仅凭微信无法辞退员工等。

上述事实有申请人举证的银行账户明细、社保个人缴费明细、公积金明细、微信记录、邮箱密码错误界面、录音、工资统计表,被申请人举证的劳动合同、员工手册(附征询意见函、表决函、回执、津劳人仲裁字〔2017〕第114号裁决)、旷工通知、返岗参加再培训通知及考核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快递及互联网查询流转记录、微信记录、视频、体检报告,以及双方陈述等予以证实。

本委认为:关于申请人所主张的赔偿金,捷信公司于201710月通过两级管理人员向申请人提出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并在实际工作管理中,采取冻结申请人工作所需的ID号等手段予以实际执行,申请人客观上已无法再为用人单位正常提供劳动,该过程并非捷信公司庭审中所称的仅凭微信予以解除劳动合同,而是捷信公司多级管理人员分步具体实施的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因此,对于申请人诉称的于201710月即被告知被辞退,本委予以认定。虽然,捷信公司两级管理人员于当月月末向申请人表示可不离职,但同时对申请人提出予以降职、月工资仅1000余元等附加条件,对此,申请人未再前去工作,仅表明双方未能通过协商达成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合意,并未改变捷信公司之前已实施的解除与申请人的劳动合同的行为,所提出的附加条件与申请人此前月工资10000余元相差巨大,捷信公司管理人员在与申请人对话中并未就此予以合理解释,因此,难以认定捷信公司仍有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诚意。综上,对于捷信公司所辩称的于201711月因旷工而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意见,因与事实相违背,本委不予采纳。关于捷信公司于201710月与申请人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捷信公司未就本委就此问题的庭审询问予以说明或提交相应证据材料,应承担不利后果,该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属违法,对于申请人所主张的赔偿金,本委予以支持,数额应为52500元(10500/月×2.5年×1/年×2倍)。

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本委以分别裁决的方式另行处理。

本案经调解不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三条、第六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申请人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向申请人赵乙桦一次性支付赔偿金525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员:孙长林  

0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员: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