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仲裁公告

李喆诉什马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劳动报酬、赔偿金争议案裁决书

2018-12-18 来源:刘剑
【字体:

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仲 裁 裁 决 书

连劳人仲案字〔2018〕第549

申请人李

被申请人什马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北青公路913813N369室。

法定代表人宁悦,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程益奇,该公司法务。

委托代理人孔嫚嫚,该公司员工。

案由:劳动报酬、赔偿金争议

申请人李诉被申请人什马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劳动报酬、赔偿金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独任仲裁,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李,被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程益奇、孔嫚嫚到庭参加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申请人于20161017日与被申请人确定劳动关系,工作地点在连云港。20176月,因社保转回连云港,补签一份第三方劳务合同,工作地为连云港。申请人的底薪在20182月由10000元调整为11000元。2018322日至98日,外派至新疆地区开展工作,回来后也一直按照被申请人工作安排开展工作。20181011日,被申请人部门调整,双方未就转岗达成一致。20181016日,被申请人人事部门通知申请人解聘,补偿一个月的底薪。次日,被申请人发《限期返岗通知书》。现请求1、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2018101日至1020日工资7500元;2、被申请人支付赔偿金45000元。

庭审中,申请人将第一项仲裁请求变更为支付201810月份工资10000元,并明确第二项仲裁请求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被申请人辩称:一、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关系继续存在,被申请人没有通过任何形式向申请人提出过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故本案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应当依法驳回。二、鉴于被申请人未向申请人表达过解除劳动关系,而申请人在本案中提出劳动仲裁申请,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此种行为应当视为向被申请人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被申请人予以同意。三、被申请人已如实向申请人支付了201810月份工资,支付日期为20181115日,不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

本委查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期限自20161011日起至20191010日止的劳动合同约定申请人工作岗位为安全中心安全主管,月工资为税前4000元。20181115日,被申请人发放申请人201810月工资3285.96元,申请人认为该数额与其平时每月15000元左右的收入明显不符。对此,申请人提交银行工资明细以证明其平时的工资收入,被申请人对该工资明细真实性无异议。根据该工资明细,申请人201710月至20189月期间的月平均工资为15071.69元。对发放申请人201810月工资低于平均工资水平的原因,被申请人庭审中称系因申请人该月工作敷衍,未完成工作任务,且申请人提起仲裁申请后,被申请人为自我保护对申请人的工资发放做了保留。被申请人提交了与申请人的电子邮件往来(20181023日至25日)及差旅费报销单据,以证明申请人敷衍工作。电子邮件显示被申请人20181023日布置申请人催收工作,该月24日申请人回复:“因客户逾期时间较长,均为M4+的客户,拨打催收效果不明显,且实地走访失联率极高,附件为两日电催以及走访情况,失联无录音。”该月25日被申请人通知申请人电催指标不达标。申请人提交了一份转账回执证据以证明其201810月正常履职并为被申请人挽损17.6万元,并未敷衍工作。对于申请人提交的转账回执,被申请人承诺庭审后三个工作日内核实并书面回复本委,被申请人并未回复。被申请人提交了《关于什马金融组织架构调整及人员职能的通知》及《薪酬福利管理制度》,以证明电话催收是申请人的本职工作及申请人工资收入的依据。申请人对通知及制度表示不知晓。该组织架构调整通知落款时间为20181021日,无下发时间;薪酬福利管理制度无文号及下发时间,通知及制度均未提交已经公示或告知申请人的相关证据。被申请人提交了员工档案材料及申请人的微信朋友圈截图,证明申请人入职时造假及有抹黑被申请人的言论。

根据申请人提交的被申请人对其真实性无异议的微信截图显示,被申请人在20181011日统计员工岗位选择意愿及是否选择离职,申请人选择离职索赔。双方经协商未就离职赔偿达成一致意见,被申请人亦未解除申请人的劳动合同。20181017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送《限期返岗工作通知书》,大意为申请人工作消极、不服从工作安排,要求申请人即刻返岗。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虽未书面解除申请人的劳动合同,但实际上把申请人作为离职人员对待。被申请人否认以任何形式向申请人提出过解除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认为申请人申请劳动仲裁的行为应视为向被申请人提出解除劳动关系。

上述事实有申请人提交的工资明细、基层岗位职级、员工调查手册、绩效考核标准、返岗通知、微信截图、公司组织架构、考勤记录、部门通讯录、权利义务告知书、转账回执、差旅报销系统截图、催收业务凭证、承诺书、通知挽损电邮截图、挽损奖励政策文件、部门组织架构调整通知、新疆专项工作电邮截图及资金明细、工作系统电邮截图、工作效能表,被申请人提交的劳动合同、员工档案材料、微信截图、电子邮件截图、差旅报销单及相关票据、组织架构及人员职能、薪酬福利管理制度、费用报销操作手册等证据以及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予以证实。

本委认为:被申请人提交的员工档案材料及微信朋友圈截图,所反映的情况与本案无关联性,本委不予认定。被申请人提交的《关于什马金融组织架构调整及人员职能的通知》落款时间在双方发生争议之后,且无具体下发时间,提交的《薪酬福利管理制度》无文号亦无下发时间,两份证据均无公示或告知申请人的相关证据,本委对该通知及制度不予采信。

劳动者提供了正常劳动,用人单位应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本案中,被申请人提交的邮件往来及差旅费报销单据均显示申请人处于正常工作状态,对被申请人据此证明申请人敷衍工作的证明目的,本委不予采纳。对申请人提交的为被申请人挽损17.6万元的转账回执,被申请人未作出核实答复意见,应承担相应不利后果,本委对申请人提交的转账回执的证明目的予以确认。且201810月除国庆放假外,双方亦处于对岗位内容变动及劳动合同解除进行协商期间,申请人的工作业绩即使有波动也无法证明被申请人所称的敷衍工作。且被申请人在庭审中承认对申请人工资发放少于正常水平的主要动机是因申请人申请劳动仲裁后的自我保护。根据双方无异议的工资明细,申请人主张发放201810月工资差额10000元,并未超出其正常工资范围,本委予以支持。

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中,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但其所举证据并不能证明被申请人已经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劳动关系的解除,应当由劳动关系的一方向对方履行告知义务后完成,故对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申请劳动仲裁视为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意见,本委亦不予认可。因此,对申请人的该项仲裁请求,因无事实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经调解不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申请人什马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李一次性支付工资10000元。

二、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本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劳动者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本裁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申请人逾期不起诉的,仲裁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仲裁员:刘  

一八年十二月十日

书记员:韩东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