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仲裁公告

万金春诉连云港新磷矿化有限责任公司社会保险争议案裁决书

2018-09-29 来源:刘剑
【字体:

连云港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连劳人仲案字〔2018〕第413

申请人万金春

    委托代理人王薇,连云港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

被申请人连云港新磷矿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连云港市海州区浦河东路36号。

法定代表人张兴国,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洪伟,江苏尚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由:社会保险争议

申请人万金春诉被申请人连云港新磷矿化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磷矿化公司)社会保险争议案,本委受理后,依法指定独任仲裁员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万金春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薇、被申请人新磷矿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洪伟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万金春诉称:2012104日,其上班时发生工伤住院治疗,又被劳动部门安排在江苏南京汤山康复医院康复治疗。2014117日,经鉴定该伤害致残程度为五级。工伤后住院治疗停工留薪期间,被申请人每月从申请人工资中扣罚800元达12个月,共9600元。20151月,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协商退出工作岗位,按规定领取工伤津贴,该月核定工伤津贴为2246月。20171月,被申请人停发工伤津贴,申请人多次索要,均未答应发放。同年413日,申请人申请仲裁,开庭过程中,申请人才知道工伤津贴每年调整一次。由于申请人不懂法,当时未申请补差事宜,故仲裁委未作出补发的裁决,只是给予调整增长的信息。领取裁决后,申请人至被申请人处申请领取工伤津贴,被申请人仍不予支付。后申请人至海州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被申请人委派其人力资源部主任顾群与申请人协商并签订担保协议。顾群与申请人大哥万金友多次谈话称20151月至201612月的伤残津贴差额至退休时一并发放,承诺在2018519日即申请人退休时一次性付清全部欠发增长的工伤津贴,及届时不能兑现承诺时,申请人有权要求被申请人加付拖欠增长后的工伤津贴的25%作为补偿(20151月至2018519日)。20185月,申请人退休,要求兑现协议时,被申请人不同意支付2015年、2016年伤残津贴增长差额,且压低了此后(20171月至20185月)的工伤津贴,申请人不能接受。现请求:1、补发20151月至201612月被克扣的工伤津贴差额11060.4元;2、加付协议约定的拖欠的工伤津贴的25%的赔偿金15663.625元;3、返还工伤住院停工留薪期间被扣罚的12个月(201210月至20139月)的工资(800月)共9600元。

被申请人新磷矿化公司辩称:12015年至2016年的工伤津贴已支付,月支付标准是2246元,与仲裁委所作的2017年的裁决并不矛盾,并无所谓的工伤津贴差额,且在该2017年仲裁案中,申请人并未主张,已超过仲裁时效。2、申请人所要求的加付拖欠工伤津贴的25%的赔偿金,不属于劳动仲裁范畴,对履行裁决过程中发生的事项应按民事纠纷处理,所裁决的工伤津贴,已于20186月支付完毕。目前,被申请人处的材料看不出存在委托他人担保的相关证据,即使存在,申请人主张的签字的担保人仅为案件代理人,无权担保,该担保无效。3、关于所主张的返还住院期间12个月扣罚工资,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每月扣罚800元系按《关于生产部10.4生产事故调查报告》(新矿发〔201232号)执行的。工资扣罚后,申请人至今未表示异议,且超过仲裁时效。

 本委查明:2012104日,申请人在工作中受伤。当月25日,该伤害经认定为工伤。2014117日,经鉴定,该伤害致残程度为五级。因其伤情难以安排工作,20151月起至201612月,被申请人按2246元/月标准向申请人支付伤残津贴。20171月起,被申请人未再向申请人支付伤残津贴;同年413日,申请人因此向本委申请仲裁,仲裁请求为: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按2246/月发放伤残津贴。2017511日,本委作出“连劳人仲案字〔2017〕第154号”裁决书,裁决结果为“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申请人连云港新磷矿化有限责任公司向申请人万金春一次性支付20171月至同年4月伤残津贴共8984元;并自同年5月起按2246/月标准按月支付万金春伤残津贴,该标准随本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适时调整而调整。”2017626日,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向连云港市海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裁决,该法院同日经审批决定立案。在该案执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及顾群最终达成《担保协议书》,该协议书内容载明的事由为双方就“连劳人仲案字〔2017〕第154号”裁决书协商达成如下一致意见,所达成的意见包括被申请人于申请人退休时一次性付清全部欠发工伤津贴、若届时不能兑现承诺(在申请人退休当月)则申请人有权要求被申请人加付拖欠工伤津贴的25%作为补偿、该协议书由顾群作为执行担保人。20185月,申请人退休。2018626日,被申请人就本委2017154号裁决向申请人支付伤残津贴23574元,双方皆注明该数额系扣除电费5554元及被申请人先期垫付款(或借款)13000元后、扣除前为42128元。201873日,申请人向本委就本案申请仲裁。

上述事实有申请人举证的账户明细、担保协议书、法院立案审批表及送达回证、退休证,被申请人举证的发放表及银行业务回单、电费存根、新矿发〔201232号文件,以及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实。

本委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于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申请人虽诉称被申请人处的顾群曾表示待其退休时一并发放20151月至201612月的伤残津贴差额,但并未就此提供有力证据加以证明,被申请人对此亦未认可,对该诉称意见,本委不予采纳。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自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关于申请人主张的201210月至20139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及20151月至201612月的工伤津贴差额,申请人应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申请仲裁,申请人虽诉称在本委2017154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方知晓工伤津贴调整事宜,但停工留薪期工资发放标准、工伤伤残津贴发放标准及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对此的适时调整均在《工伤保险条例》中有相应规定,申请人应知晓,且申请人于2017413日向本委申请仲裁时,仲裁请求即依据该条例,因此,对于申请人不知晓工伤津贴调整等诉称意见,本委不予采纳,对于被申请人辩称的该两项仲裁请求已超过时效的意见,本委予以采纳,对该两项仲裁请求,本委不再审查。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就本委2017154号裁决的履行事宜达成协议,就本应按月发放的伤残津贴改为于申请人退休时一次性付清,并明确约定被申请人不能在申请人退休当月兑现时应加付所拖欠的工伤津贴的25%作为补偿,现双方就是否应加付该补偿发生争议,该争议基于双方当事人间的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险关系而产生,依法仍属于本委受案范围内的劳动争议,对于被申请人辩称的不属劳动仲裁范畴的意见,本委不予采纳。关于该补偿,双方当事人在协议书中予以明确约定,未有显失公平等情形,被申请人未能依约按时支付伤残津贴的事实清楚,应向申请人支付该补偿,数额应为10532元(42128元×25%)。

本案经调解不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决如下:

1、自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申请人连云港新磷矿化有限责任公司向申请人万金春一次性支付补偿10532元;

2、对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员:孙长林

0一八年八月十六日

    员:陆